您当前位置:首页 > 健身瑜伽

当塔图姆染上凯尔特人血液 为绿色而战真理不灭

发布时间:2019-08-14 08:32:09编辑:瘦腹瑜伽网阅读次数:

当塔图姆还只有6个月时,母亲科尔就决定带着他离开了外婆家,原因很简单,科尔认为她应该和儿子单独相处。这位坚强的母亲买下一套小小的房子,在圣路易斯市远郊的大学城附近,不到80平米的一套两居室,他们因此有了一个小小的后院,一片短短的围墙,当然最重要的是,有了一片可以遮风挡雨的屋檐。

凯尔特人新秀塔图姆

可在塔图姆5年级的某一天,屋子上又多了一样东西,当科尔从学校接儿子回家后,塔图姆看见一张粉色的纸被贴在他们家门上,那是一张通知单,因为长期无法还上贷款,相关机构宣布这套房子失去了抵押再赎回的权利——简单说,他们的房子被人收缴了。

“然后妈妈就开始失声痛哭,”塔图姆至今仍对那一刻记忆犹新,“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我也觉得无助极了,虽然非常希望帮助妈妈,但我当时也只是一个11岁的孩子。”科尔打开门走进屋内,内心满是对儿子的愧疚之情,在随后的一两个小时里,母子二人完全沉浸在悲伤之中。可杰森·塔图姆能够成为如今的自己,当然绝不仅仅因为他所经历过的那些苦难,更因为他的家庭在面对苦难时做出的反应。

布兰迪·科尔终于擦干了眼泪,她告诉自己的儿子:“来吧,我会找出解决办法的,我一直都可以的,不是吗?”

这便是塔图姆人生最低落的时刻了,那么他最高光的时刻又该怎么定义呢?

是在2017年选秀大会上以首轮第3顺位被选中?还是披上凯尔特人球衣的第一场比赛就完成了皮尔斯式的绝杀?要不,还是再等等吧……看上去,我们会在未来频繁记录下他的一个又一个高光时刻的。

只给自己一天假期

让故事回到塔图姆一年级的时候,在课堂上,老师们照例让孩子写下自己长大了想干什么的理想。要写这个对塔图姆来说可太容易了,“当然是要成为一名NBA球员。”

可老师的反应是,她并不欣赏这样的答案,她狂笑着说:“选一个现实点的职业好吗?改变一下你的梦想。”

\

“我听说之后脸色铁青,”母亲布兰迪·科尔说,“我第二天就冲到学校找到了老师,那天我们的交流甚至算不上对话,只是我一味在说,‘老师,出于尊重的理由,当你问、他回答的时候,我不认为你这样的做法是合适的,你跟他说这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目标,可我一直以来都在跟孩子灌输,任何梦想都是有可能的。’”

塔图姆不负所托,每天早上5点半他就冲进母亲的房间,“妈妈我走了,爱你。”然后就一头扎进了球馆,赶在上课前完成90分钟的训练。“我一般是每天早上6点半到学校的,可他却是每天5点45就到了,最晚不超过6点,”塔图姆在查米内德预科学校的教练弗兰克·本内特对此证明道,“当然最令人震惊的地方还在于,他对训练的坚持一天都没有放弃过,在我印象里他一共只有一天没早起练球,我们在前一夜赢得了州冠军,他给自己放了唯一的一天假。”

“这就是他,在他的世界里只有训练、训练、训练和训练。”本内特说。

提前进入明星状态

塔图姆的父亲则记得自己发现儿子是篮球天才的那一刻:那也是在五年级,塔图姆和一群比自己年长许多的球员同场竞技,但在联赛中几乎每场球都能砍下25分,“那些大孩子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这孩子到底多大了?’”回忆起当时,贾斯丁·塔图姆至今仍会开怀大笑。

\

杰森·塔图姆是由自己的母亲抚养长大的,但父亲却也始终都陪伴在他身边,每一天都会给儿子打上一通电话。贾斯丁·塔图姆曾经是圣路易斯大学男篮的一员,儿子喜欢在更衣室父亲的更衣柜前乱晃,喜欢在球队做赛前演说时四处打量。而当贾斯丁去遥远的荷兰打职业比赛时,母亲还曾经带着塔图姆飞越重洋去看望父亲。当贾斯丁·塔图姆的海外生涯宣告结束后,他回到了圣路易斯,成为儿子最重要的启蒙教练之一。

因为父子年龄差距也不到20岁,所以他们可以像朋友一样去交流,父亲跟儿子说某些饶舌歌手的歌不错;儿子则跟父亲说,哪些球鞋是热门款式。父亲教会了塔图姆如何打球,那么让他变得成熟,还是母亲科尔,就像塔图姆无数次说的那样,他这一生都欠他母亲的。

即便是在家里,布兰迪·科尔也会尝试用各种方式培养塔图姆,比如塔图姆在自己房间打NBA2K游戏时,已经成为一名律师的科尔会突然冲进屋,她按下了游戏的暂停键变身成了记者,将一把梳子当成话筒放到塔图姆嘴边,然后模仿着游戏里克雷格·塞格的提问。

“到时候你说真会有谁来问我问题吗,妈妈?”塔图姆好奇道。“会的,ESPN会来的,当你成为全国最好的球员时他们就会来。”杜克大学给塔图姆发来了邀请函,2016级蓝魔新生,甚至被公认为老K教练执掌球队数十年历史上最出色的一届。

一个为篮球而生的人

“真理”保罗皮尔斯

科尔在2016年的某一天收到一个短信。“我都不记得我一开始读到的是什么了,”科尔说,“但总之就是一些很疯狂的东西,我随后就给琼·谢伊尔、杰夫·卡佩尔都打去了电话,但他们也没有接,因为他们还在带训练课。”

\

“我的孩子还好吗?”科尔在语音信箱里恳切地留着言。谢伊尔教练回电了,他是杜克大学的助教,他告诉科尔,当天塔图姆在50位NBA管理层人士面前足部受病,他必须依靠别人的搀扶才能退出球场,“但具体情况有多严重,我真的也不知道。”谢伊尔坦白道。

万幸的是,塔图姆只是正常的脚踝扭伤。“谢天谢地他没事儿,否则我真怕我会去找人家算账。”塔图姆并没有遭遇到真正的危机,而他在受伤前的表现,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ESPN的人真的来了,来的还是长期负责大学篮球报道的老专家杰·比拉斯。在此前的一堂公开训练课里,他亲眼目睹着一位大一新生在现役NBA球员面前打出了统治级的表现。“他的技巧是如此不可思议,我甚至认为他是全美最具天赋的那一个,他就是天生为篮球而生的。”比拉斯说,“你知道最艰难的部分是什么吗?他很快就要参加选秀了,而不是过一段时间之后,三四年后的杰森会有多好?我不知道,但我猜会是真***的好。”

现在,他要去往世界最杰出运动员云集的舞台了,身穿凯尔特人球衣的第一天,全世界便开始惊呼“这简直是另一个保罗·皮尔斯”。在皮尔斯正式宣布退役的这个夏天,塔图姆将开始为绿色而战。

以上内容来自:体坛周报

免责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文链接:当塔图姆染上凯尔特人血液 为绿色而战真理不灭

友情链接:

心经唱诵 大悲咒注音 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