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健身瑜伽

徽杭古道两天穿越

发布时间:2019-08-23 10:02:09编辑:瘦腹瑜伽网阅读次数:
摘要: 古道篇徽杭古道西起安徽绩溪伏岭镇,东到浙江临安马啸乡浙川村,全长约16公里。徽杭古道是历史上徽商与浙商交流贸易的重要通道。“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黄山市古称徽州,由于地窄人稠的生存 ...

古道篇

徽杭古道西起安徽绩溪伏岭镇,东到浙江临安马啸乡浙川村,全长约16公里。徽杭古道是历史上徽商与浙商交流贸易的重要通道。“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黄山市古称徽州,由于地窄人稠的生存缺陷,注定了徽州人要向外部世界拓展生机,早在东晋时代,徽州人就已远赴异乡,奋迹商场了,故自古有“无徽不成市、无绩不成街”的说法。徽商多是小本起家,尤其吃苦耐劳,所以绝大部分徽商出行选择的是乘船或徒步,一代代的徽州人贩运盐、茶、山货,走出了一条条饱含风霜的经商之路,徽杭古道即其中之一。,

徽杭古道的精华在古道的起点“江南第一关”附近,这次走环线我们自东向西走,所以徒步起点选在了浙江方向,15:40经过一路的倒车和颠簸我们到达徒步起点浙基田村(浙川)。路上的积雪刚刚融化有些泥泞,古道的售票点没人。和当地老乡聊天才知道由于前几日路上冰多,车进不了山,所以古道售票点根本没人。暗自窃喜了一回。沿着水泥村路穿越了两个村庄,总算是见到了山间小道,下了小道没走多远。看到一平顶屋子,正想左转回水泥马路,马路上一老大爷,大声问我们是不是去蓝天凹,说蓝天凹的路在右边,水泥路是进村子的(好运连连啊)。小路蜿蜒在山谷旁边,一条深谷将水泥马路尽头的村庄和古道隔开,狭窄的古道两旁全是稀疏的竹林,没想到冬日的南方山区也是如此的荒凉,相信雨季到来后这里一定别有洞天,一路快速的爬升,四个人头上全都冒起了白气,有点热了,于是停了下来。脱掉了长裤和外衣,深吸着隆冬季节江南山里冰凉的空气,俯瞰水泥路尽头山坳里小小村落的白墙灰瓦,和袅袅升起的炊烟…生活真是太美好了!感觉身上的汗水变冷了,几个人继续上路,转过一个小山包,路宽了起来也更平坦,路中一个蓝色物体引起了我的注意,捡起来闻闻。刚打过不久的猎枪子弹,应该是12#鹿弹,国家已经禁枪很多年,这里仍有人用猎枪狩猎,真是天下太平。这是我最近三年来在山路上看到的第三个猎枪弹壳,上一个是在大五台狮子窝附近。看来附近山里一定有值得开枪猎杀的猎物,究竟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老切腐败头也看了看子弹壳,随手扔在丛里。

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农民,拿个包拎只兔子坐在路边,那兔子掉了很多毛,伤口已经干了,看样子是铁夹子打死的,腐败头上去问问价格,老人家真不含糊,张嘴就是150,还宣称是今天刚用夹子打到的野兔子。我们无语,本来还想侃侃价买了到蓝天凹炖吃,真是被他报价吓坏了。那兔子也就是三斤的样子,150块钱约合50一斤,我脑子飞快的转转。太黑了! 把我们爬山的都当成长颈鹿了?!可惜啊,我们各个都是把钱穿在肋骨上的主,刀再快也也别想刮下一点铜绿来,四人连价都没侃,转身就上路了,老乡来不及后悔,我们悠然消失在了茫茫竹海中。 腐败头啧啧着:“挺好的兔子,就是价太黑了,一看就不会做生意。”150下面能买5只兔子了,山上不吃也罢!走着走着,路更开阔了,一个竹亭和长廊显现在山坡上。同时出现了一条岔路,右侧不远处是个小村子,十来间房子的样子,拉着电线却看不到人影,附近竹林里有个厕所,莫非这就是蓝天凹?远看看,和想象中差距太大了。继续前进,总算是见到山梁上的垭口,几个人毫不费力的翻过垭口,几十亩大的草地上分布着四五排蓝顶的木屋,两旁低矮的山头上覆盖苍松翠柏,林间点缀着白色的残雪,中间一条小径蜿蜒向下,路旁一条小溪汇聚着山上的溪水缓缓的流淌着,金色的夕阳正挂在山头,迎面照来暖洋洋的,没见到想象中秀美的江南山水。这就是我们今天宿营的蓝天凹?我有些失望。老切一指大牌子:上面不是写着吗。

夜宿蓝天凹

蓝天凹是徽杭古道的最高点,垭口有个大的草甸,约几十亩,据说原来设有古道的查票点,也许是我们的名声太响了,古道收费的人听力又太强,估计远远的闻到我们的脚步声音就吓得屁滚尿流转身夺路而逃了。反正转了半天也没见到收费的人影,北侧山坡下的客栈开着门,烟筒里冒着烟。一个五十多岁的半老太太穿着灰色的围裙老远冲我们打招呼。就地还钱向来是我们野驴的优良传统,尽管事先我打电话和网聊过当地人,知道这里夜宿的明码标价的。但是还是拿出不杀价钱死不休的劲头来。

老板娘不愧江湖上的老油条,一分钱都不还,还婉转的让我们下去看看下雪堂的价格。要不是我们计划爬清凉峰,非气的绝尘而去不可。看着老板娘那不厚道的表情,我们只能认了:50一位管两餐。进了客栈的饭厅,感觉还不错,木屋里面摆放着五六张桌子,墙上和屋顶挂满了江浙一带驴友的队旗和画了猪头狗脸的背心,我们居然连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户外网站都没听说过,看来生活在北京的我们跟井底的蛤蟆差不多啊。腐败头有点后悔没带面队旗来,也宣传宣传绿野。还是王猛机灵:“还不把你的大背心贡献出来,上面也写上几句,留留名。”

“你他妈的怎么不把你衣服贡献出来,少出馊主意。”话是这么说,我还是把里面已经湿塔塔的背心脱了,铺在桌子上,请我们的书画大师老切同学挥毫一笔以壮军威。老板几乎把整个店全拆了才找出一瓶子墨水,老切用一根木棍饱沾墨水慷慨激昂的写下惊天地泣鬼神的几个大字:“只有户外能够救中国-lvye.info” 真TNND够煽情!然后用西班牙文写了堆“切.格瓦拉”的肉麻格言,欺负老子们没文化。。腐败头和我们都留了名,跟老板要了图钉钉在了屋顶上,足足半盒图钉啊!钉的那叫一个结实,钉的老板直心疼!

爬了一个小时的山,屁股总算是不疼了,三天没正经吃饭的我总算是大快朵颐起来,就着简单的菜饕餮的吃下了三大碗米饭,江南人向来饭量小,所以很多江南的饭店米饭都是免费的,老板娘蒸了足足一锅米饭还是被我们完全吃光,又要去煮挂面,被我们阻止了。实在是吃不动了。吃完晚饭,我感觉屁股黏糊糊的,知道肯定是旱路旁的脓包崩溃了,于是跟老板要了个盆打了一盆热水加两片高锰酸钾在寝室里仔仔细细的洗了洗屁股。然后关灯睡觉。

\

清凉峰和古道

清凉峰是皖南第二高峰,而且是江南地区的几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一,就在徽杭古道的旁边,网上仔细查过攻略,据说山上景色不错,有九条上山的路线,下面有两个开发的景区,09年居然有个江浙一带著名的驴友探路死在山上,所以爬清凉峰我写进了全程计划,也正以为此才选择夜宿蓝天凹。

5点半,我们准时起床。6点吃完早点,摸黑上路,沿着山脊一路的上升,绕过第一个山包回头,好大的一轮圆月挂在山肩上,王猛拿出相机照了好几张照片,前几天的雪还很厚,踩上去软软的有些滑,阴面的陡坡上结了不少冰。有些路段要扶着路边的树木才能站稳,我们走路的声音不时的惊醒林子里的熟睡的野鸡,发出嘎嘎的叫声,然后扑愣愣的飞走。要是有杆枪一定可以满载而归。

一路跌跌撞撞的到了野猪塘,野猪塘距离清凉峰2公里,海拔约1650米,下面三面悬崖,山顶巨大,中间一块洼地,面积足有几百亩,一条溪流自南向北穿过,尽管冬天水量仍很大。过去这里是个山顶沼泽,后来被开辟成一块大的药材种植基地,成立清凉峰自然保护区后这里被荒废,原来的小屋成了保护站,冬天没人看护,门口放着两条大板凳和两张破桌子,窗台上有很多驴友丢弃的帐篷钉,一看这里就是一个好的扎营场所,腐败头为没带扎营装备错过这里扎营而惋惜,说以后一定要来这里扎扎营。

\

野猪塘休整了十几分钟,太阳完全出来了,天光已然大亮,我们继续上路,狭窄的林间小路上全是厚厚的积雪,踩上去软绵绵的,走起来很舒服。翻过两山头后清凉峰就在眼前,感觉有点像东灵山,最后一个坡下我将水壶和所有不必要的衣物都挂在了一棵树上,然后极限轻装沿着碎石路上了清凉峰。

清凉峰有三个顶几乎一样高的顶,悬崖分布在东南和西南两侧,一条狭窄的山脊延伸向正南方向,我们从西北山脊过来方向基本全是缓坡,再加上路旁茂盛视野不够开阔,看不到什么好的景观,以后有机会可以走走其他线路相信景色会好一些。

清凉峰山顶面积与灵山顶相似,基本都是草甸,实在没什么景致可看,四人在山顶照了相就开始原路返回。所谓上山好上下山难,上山过程中是主动攀登,下山则是控制身体平衡随克服重力影响,一路上凡是陡坡都是冰雪和融水,经常是连滚带爬的才下到低处。最后一个小坡,一不小心我摔了个老头捂被窝。斜背在后面的水瓶重重的咯在我后背上,磕的我几乎背过气去,翻了半天白眼才把气顺过来,腐败头回来把我从泥地上拉起来。

下到蓝天凹的营地,老切正叼着烟卷坐在长凳上晒太阳呢,这家伙下来十多分钟了,抱着烟枪跟老板吹嘘北京的驴友有多厉害呢,老板也不相信我们能这么快就跑了个来回,腐败头把相机里的照片给他看了,他才连连称赞还是北京人厉害!真搞不懂过去走徽杭古道的驴友为什么这么肉,明明一个灵山的强度他们却要走上半天的时间。

休息了一会儿,把一直站在垭口打电话泡妞还没尽兴的王猛喊下来,看看表已经11点了,背起包向下走,快到下雪堂的了,腐败头发现手杖忘客栈了,我们找个太阳足的地方足足晒了十五分钟才把他等来。

古道沿着峡谷向下蜿蜒着,两旁不断有溪流汇入,水流越来越大,两旁的高山上全是茂密的竹林和水杉林。景色有点像小五的西沟,只是路更好走一些,路上经常遇到一些浙川方向的老乡背背肩扛着一些农耕的种子和日用品往回赶,至今徽杭古道仍发挥着他最原始的作用。

走到黄茅培的时候已经13点了,四个人都有些饿了,正好一个农家院的大姐正在洗衣服,就决定解决完肚子再出山,大姐很热情,我们要了四个菜四听啤酒和一大锅面条,期间王猛的烧火水平得到了老板夫妇的一致赞扬,并从柜子里拿了N根红薯干分给我们吃、他们家的啤酒是在是不敢恭维,明显的假冒产品,甚至一点泡沫都没有,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吃的很香。

过了黄茅培就到了徽杭古道的精华所在:江南第一关了,远远望到古道两旁的的山与前面看到的山明显不同,两大块浅黄色的花岗岩山体中间露出一条狭窄的缝隙,溪水从山谷穿过,一条灰色石板铺出的长龙蜿蜒在溪水右侧的半山石壁上,巨石上几株油松苍劲的生长着,如几点葱绿的宝石镶嵌在巨大的岩体中,显得山体格外的雄壮。

\

我们一路狂走,在一块比较开阔的地方有座石屋,据说这就是过去的驿站,石屋前遇到几个正穿的驴友,他们来自江浙地区是专门来走徽杭古道的。我向他们打听哪里是江南第一关时候,其中一人用手指着一块横卡古道只上的大石,我有些疑惑。过了大石就是下坡路,回头一看果然上面刻着“江南第一关”的字样,原以为江南第一关是座雄伟的关隘,却只是一块人工修葺在古道上的大石头。尽管仅仅是一块石头,但是从下面仍能看出磅礴气势。仰视江南第一关犹如一座城门横跨在古道之上,左边是绝壁右面是峡谷,如果雨季山上的溪水汹涌而下,撞击下面山涧中的巨石,溅起的水花泼洒在古道上面,斜射下一缕阳光就会拉出一条彩虹,景色一定十分壮美!只可惜,我们是在冬至的时节来这里,看不到万马奔腾的溪流和横跨峡谷中的彩虹。

出了江南第一关就可以遥望远处伏岭镇。一片片白墙灰瓦的江南民居依山傍水而建,错落有致,茶园竹林环绕.梯田随山而播,生机盎然。好一派江南丘陵胜景,难怪当地能出才子高官!快步走出山谷,行走在丘陵梯田中间感觉无比的惬意,菜田里广播各种江南作物,尽管我自幼从北京农村长起,但是对于江南作物除了萝卜和小麦之外一无所识。幸亏有老切这个南方才子一一给我指点,才知道哪些是茶园,哪些是油菜,哪些是冬季食用的蔬菜。一路下来我发现这里的油菜田格外的多,来年的清明时节一定是繁花似锦.金黄遍野,真想不明白为何很多人只知号称梦里老家婺源春色甲天下,却不知徽杭古道和“江南第一关”下的绩溪美景甲婺源!

2天的行程计划,结果俺弱驴只用一天就走完了,还两头见光。

本文链接:徽杭古道两天穿越

友情链接:

心经唱诵 大悲咒注音 经文